第24章 惊变(1 / 2)

热门推荐:

“咔啦啦——”

雷云越积越重,终于,黑色的天空被一道银白的雷电撕开裂缝,所有人脸上光影明灭,映着或惊讶或错愕的表情。

“第一道天雷下来了!”人群里蓦地有人出声叫道。

段五正在矿坑的中央,第一道天雷直直劈下,将他整个人包裹住,又横插进乌云矿石中,那矿石表面立刻出现一道显眼的裂缝。

所有人的眼光都被段五吸引住了,趁这个机会,姜临岫从段金地附近闪现出去,窜到段五的背后的阴影处。

晋阶中的段五完全没有心思来注意这点小小的动静,第一道天雷淬体,全身上下焦黑剧痛,他只觉得此刻经脉里都是雷电呲啦呲啦地在流淌。

不等他运转元力修复完成,第二道天雷也紧接着划过夜空,直劈而下。

围观的人群最前面一圈人在第二道天雷劈下的时候,不约而同地往前迈进了一大步。

段金地注意着这边的动静,回头一看,竟然围过来十余个人,他靠着家里给的护身法宝,才能以八阶法师的实力站在近处,但是这群人是想干什么!凑这么近想抢宝贝吗!

难耐心气躁动,段金地眼睛一眯,讽刺道:“怎么!你们想来抢本公子的乌云矿心?不过是一群法者顶了天了,难道想在末法者面前抢东西?好大的胆子!”

裴行之在元素风暴中修炼过后,现在已经隐隐摸到了四阶法者的门槛,现在站在了这圈人的最前面,听见段金地这样说,风流的桃花眼里满是嘲讽,嘴里噼里啪啦地回击道:“你不过就是一个靠家里吃软饭的!八阶法师而已,算资格,你才最没资格吧!寄生虫!”

段金地听到这话,气得暴跳如雷,但说话的是裴行之,裴家护短是出了名的,实力也不差,非要和裴行之杠上,必定是他难堪。

但是要咽下这口气着实困难,段金地脖子红涨,青筋凸起,“你裴家了不起?有本事到我段家的红龙佣兵团面前来叫嚣!姜临岫呢?叫那小子出来!当缩头乌龟算什么本事!”

“临岫?她在提升实力呢!哪有空来搭理你这个菜鸡!”

“你!你放肆!竟然敢这样说我!段十,给他点颜色看看!”段金地只觉得心口淤了口老血,差点就要喷出来了,挥手想叫来正在为晋阶的段五护法的段十,势要狠狠出一口恶气。

“啊这……二公子,万一他们偷袭,那你……”段十踌躇不前,没答应也没拒绝,但是这话断得相当巧妙。

没错,万一有人偷袭呢,二公子你来扛吗?

这没说出来的话比说出来的话还要讽刺,段金地被气了个趔趄,粗着脖子倒不叫段十过来“教训”人了,只是嘴上终究还是不肯认输,“哼,你等着吧!晋阶的是我的人!我段家二十卫!等他晋完阶你们就看着本公子拿乌云矿心吧!”

“好嘛,说来说去就是要靠别人,你不还是个寄生虫吗!行不行的,走两步看看不就知道了!”

“……”

姜临岫躲在后面,听着两个人唇枪舌战简直要笑出声,怎么之前没发现裴行之这么会说,嘴巴还挺毒,专门戳人痛脚,这下倒是分走众人一半的注意力,让她的行动方便不少。

“轰隆隆——”

说话间,第三道天雷已经积蓄完毕,响破天际的雷声灌入人的耳朵,第三道雷毫不犹豫地往段五身上劈去,连带着他周围的空气都有些扭曲。

天雷的能量余浪翻涌,像水波纹一样一圈一圈往外荡漾开,姜临岫离得最近,八阶法者的实力在一芳醉的支撑下堪堪站住脚,不过身上明显感觉到压力。

稍远一点的段十和裴行之等人,实力差不多都是三阶法者左右,这会儿也是苦苦支撑,头发衣角都被往后掀起,有个别境界不稳的,直接被掀翻往后摔出去,在地上生生地擦出白色的印记。

早早离得远了的学生们可谓是有先见之明,余波到他们这儿的时候能量大不如前,稍稍撑起防御罩就能抵挡。

段金地身上有家族给的法宝,才能以八阶法师的实力和裴行之他们一众法者站在同一条线上。

“快看!那是什么!”忽然有人大声疾呼。

只见一个水蓝色的防御罩凌空而起,这颜色在昏暗的天色和段五晋阶的光芒下并不显眼,是以刚刚无人注意到。

“姜——临——岫——”段金地站在原地,看着那人跃起就要进入被劈开的矿石缝隙,登时气得血气翻涌。

好哇!好一个姜临岫!就说怎么一直不见她人影!原来早就躲那儿了!

姜临岫计划的就是一个时间差,想让她把乌云矿心拱手送给段金地那是不可能的,有段五这个末法者在也没法抢,那么唯有趁段五晋阶,三道天雷劈完后,他没有吸收完能量但是矿上的缝隙已开这点时间差,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乌云矿中心位置,拿了矿心就跑!

不等段金地反应过来,姜临岫已经纵身飞进拿道缝隙,运转元力,切割下那枚一个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乌云矿心,这矿心有乌云矿的铁黑色,最表面却光华流转,氤氲着七彩光芒,煞是好看。

段五这时候已经晋阶完成,脚下九阶法者的徽章显现,在第一把小剑上,缓缓出现了一枚星星,末法者,晋阶成功!

“小子!拿命来!”段五在晋阶的时候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,只是他不能说不能动,眼下晋阶已经完成,万万没有就这么放姜临岫轻松拿走矿心的道理!

只见他一个暴起,五指成爪,指尖汇聚出浓厚的金系元素,形成一把巴掌大的飞剑朝姜临岫刺去!

“裴行之!接着!快跑!”

不顾背后袭来的飞剑,姜临岫一把将那枚矿心抛出,裴行之将风系的力量运转到极致,冲到人群的最前面,一把捞住矿心,在段金地震惊的眼神中,大笑着捏碎救命玉牌,瞬间就被传送出了历练法阵。

段五根本没想到姜临岫竟然不把矿心留给自己,没留意身后的动静,才给了裴行之可乘之机,这下人已经出阵了,想抢回矿心也不可能。

裴行之拿到矿心的一瞬间,傅蓉蓉等人齐齐捏碎玉牌,传送出法阵,早在到达乌云矿的第一天,他们就采集到了足够的任务物品,现在多拿的乌云矿心完全是添头!

矿心没了,那群人也打不到了,看着这一幕,段金地目眦欲裂,“姜临岫!你休想走!”

“你个蠢货!你爷爷我根本就没想走!”在围观群众的惊呼中,那个清俊挺拔的少年拔地而起,黑色的衣袍在空中猎猎作响。

不顾段金地仿佛要吃了她的眼神,姜临岫快速闪身躲过段五的飞剑,笑得得意,“你费尽心机不还是便宜了我!”

“段十,矮子,给我一起上!”说罢,段金地按捺不住率先冲了上去,回头一看,段十毫不犹豫跟了上来,矮子好似还在为难。

瞥见这一幕,段金地嗤笑一声,“怎么还不上?矮子,难不成你指望她出去后还会放过你?飞云可不见得这么好骗!”

最新小说: 入秋 倾尽江山,凤为尊 倾国倾城之横扫武林 一万亿倍修炼系统瞬间爆表满级 老婆大人有点冷 王爷,别放肆 亲亲老婆,听你的! 奥利奥 农女游医 宫心计:且拭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