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-遇刺(1 / 2)

初绵糖得到了唐恒城的承诺便安下了心,她知道只要唐恒城说出口的事他就会做到。

唐恒城一直给初绵糖顺着背,待她安睡后在她额上亲了一下便酝酿睡意。

他只初绵糖一人便觉心力憔悴,真不知道景逸是怎么应付得来,而景母还打算给景逸再纳一门妾室。别人的家事,作为好兄弟也不能插嘴多事,顾好自己的事就足够了。

天刚微微亮时,唐恒城一行人就动身赶路。初绵糖她们四人坐在马车里,马车前后皆有将士。唐恒城与陈妄,赖栋等人在前方引路。

初绵糖带了三个丫鬟,希儿,小桃与流云。对于这些丫鬟来说,她们与侯府签了死契,一生都是侯府的人,若幸运得主子垂怜能够放契,能得了自由身。

但是对于她们来说,已是被家人抛弃,出了府未必得温饱。

如今主子要到北疆去,不管心里是否愿意,她们也只能够跟随着。初绵糖也是考虑到这一点,北疆条件没有承安这般,若是挑了个心里不愿意的丫鬟,还不是给自己添堵?

希儿自小跟着她,心里自然是愿意的。小桃年纪小一些,性子单纯,没有心机,谁待她好便忠心耿耿。

而流云向来稳重,是永安郡主特意调教给她的人,且侯府对流云有恩,流云向来念着侯府的恩情,初绵糖对她也多有厚待,自从跟了初绵糖后便一直踏踏实实做事,确实是让初绵糖省了不少心。

日后到了北疆将军府,初绵糖还需要得力的人,流云也有能力担这个重任。

初绵糖虽一直在承安生活,可如今承安里已没有她挂念的人与物。反而对到北疆生活这件事一心雀跃,到了新的地方,可以重新生活,更没有初府那些让她讨厌的人。

由于起身早,马车里四人皆昏昏欲睡。平时初绵糖私下里待这些丫鬟并没有过多约束她们,此刻与初绵糖挨着,入睡之际又因马车颠簸被摇醒。

唐恒城这些人在外打仗时,几个日夜里难得睡下也属常事,早已适应。此时这般缓慢赶路只是顾及马车里的四人,不然他们早已策马奔腾而去。

到了午膳时刻,考虑到初绵糖她们第一次这般赶路,唐恒城寻了个阴凉的地方停了下来休整两刻钟。

唐恒城扶着初绵糖下了马车。

休不休息对赖栋这些人倒无所谓,可对于初绵糖她们却盼望心切,马车颠簸,她们难受得紧。

唐恒城寻了个树桩让初绵糖坐下休息,透透气。见初绵糖脸色略显憔悴,便问道:“还能坚持吗?”

这一路下来几乎都是山路,初绵糖可不想耽误了行程落得个在野外夜宿的结果。

“第一次赶路是有些不适应,在马车里久了也闷了些,我透透气便好。”

唐恒城拿了些干粮与水递给她,“干粮虽难咽了些,可如今也只能拿它垫垫肚子,你稍稍忍耐些,待到了山城再带你吃好的。”

他知道像初绵糖的娇女子,从小便养在深闺里,定没有试过吃这些干粮。不同于他们在外,习惯了吃这些干粮。

初绵糖掰了半给唐恒城,“你也吃些。”

正午时刻,虽是已入秋,可日光还算热辣。虽有古树参天,茂密的叶子遮挡着这日光,但还有透过绿叶照射下来。唐恒城高大,站在初绵糖身旁替她遮挡着。

“待晚些天气阴凉下来,要不要跟我骑马,看看这风景也不错。”

这一路都是绵延不断的山路,可这山景还是不错的,遥望远处便是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。

初绵糖同意了唐恒城这个提议,“好,到时候你唤我下马车来。”

站在另一旁的赖栋瞧着自家将军与夫人这般浓情蜜意,便踢了踢旁边坐着闭眼休息的陈妄,“妄儿,你瞧将军那副呵护夫人的模样。绿雁提前回了北疆,这一路上没她跟你作伴,你这心里边是不是空虚得很?”

陈妄瞧了赖栋一眼后又闭起了眼,“空虚这种事,你不是最熟悉的吗?”

赖栋:“……”

他现在当务之急便是寻个媳妇儿,既然将军不帮他,便自己想办法。从夫人身边下手也是个好路径。

赖栋瞧了瞧坐在一旁休息的三个姑娘。

流云太过稳重,性子沉闷,定是无趣。小桃才十四岁,不予考虑。

希儿,这个姑娘性子跟他倒合适,就是嘴巴不饶人,老是跟他斗嘴,气得他心肝疼,这可不行。

赖栋摇了摇头,想还是放弃了从初绵糖身旁寻媳妇儿的打算。

“你离我远些,你自己不知道你身上有多重的茅厕味是吗?”

赖栋:“……”

他可是搓了好几遍澡,怎会还有味道?认真嗅了嗅自己的衣袍,并没有闻到。

可也怕是自己对身上的味道熟悉了闻不到,别人却闻得到。更怕陈妄这厮再取笑他身上的味道让别的将士听了去,被他们取笑,而自己没面子,便离陈妄远了些。

其实陈妄并没有闻到赖栋身上有什么异味,只是烦他在身旁走来走去,影响他闭目养神。

许是大早上便开始奔波而觉得累了,初绵糖休息完上了马车后便睡了过去,直到身边的流云喊她,“夫人,醒醒,将军唤您下去。”

最新小说: 农门美妻甜又娇 极品太子爷 大唐之开局成为驸马爷 我的亮剑生涯 想当皇帝的领主 太一生了水(无敌小侯爷) 万神主宰 大唐:贞观第一败家子 我绝世高人,被秦始皇曝光! 三国之袁家天子